棉花糖文學 > 言情小說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七百三十四章: 來者何人

第七百三十四章: 來者何人

推薦閱讀:赤兔記無上祖道錦繡農女:撿個將軍來種田隨身一個恐怖世界5188張龍周晴總裁大人在上:嬌妻逃不得神醫毒妃:嗜寵廢材大小姐劉備的日常八零女醫神最佳娛樂時代

    血紅色的長矛如同一道霹靂,恐怖的能量波動震蕩著虛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徑直飛來。

    這一刻,劍塵心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突如其來的襲擊,足以讓他丟掉性命!

    嘩嘩嘩!

    就在這關鍵時刻,他身上連續閃爍著三道五色光華,卻是連續三枚符篆憑空浮現,阻擋在長矛之前……三枚符篆不是凡品,起到了關鍵的作用,抵擋住了至少七成的恐怖威力,但饒是如此,剩余三成的長矛之力依然轟在了他的身上。

    劍塵倒飛而出,口中噴出鮮血,卻是已然遭到了不小的創傷!

    “替命符?”遠處而來的男子,伸手接住了飛回的血色長矛,有些詫異的說道。

    “你是誰!”

    劍塵眼眸之中滿是驚怒之意。

    替命符,高級符篆,可以阻擋金丹初期修士全力一擊,然而方才,三枚符篆同時爆發,也不能完全抵擋來人的一擊之威,這讓他心頭巨震。

    來者,究竟是什么實力?

    “殺你們的人。”

    張恒淡淡回道。

    在他身后,四道身影浮現,各個眼帶殺意,自身的滔天氣息,沖霄而起。

    四個金丹!

    除了沐乾坤留在牛耳山坐鎮,以防不測之外,其他四個金丹,全部都隨張恒而來。

    或許,他們的實力不算是很強,但是卻起到了壯聲勢的作用。

    四道氣息爆發的瞬間,所有劍宗金丹都露出了凝重之色,他們看著突兀前來的五個人,卻是詫異萬分。

    “他們究竟是什么人?”

    劍名看了一眼狼狽的劍塵,卻是深吸口氣,目光掠向張恒。

    他看得出來,張恒雖然最年輕,但卻是眾人的頭領,其他人看他的眼眸之中,都帶著敬畏之色。

    “閣下是來援助丹鼎派的么?”

    “是又如何?”張恒悠然道。

    “呵,看來閣下還真是不把我們劍宗放在眼里啊!”方才張恒一擊,同樣也震懾到了劍名,所以張恒口氣很大,他不僅不生氣,反而忌憚之意更深。

    “區區劍宗,的確不值一提,當然不會入我眼。”張恒淡淡說道,話里話外都透著一股本該如此的味道。

    “好大的口氣!”劍塵聞言,卻是勃然大怒。

    張恒雖然強,但也只有一個人,他的四個幫手,不過是金丹初期而已,而他們,卻足足有十個金丹初期修士,兩個金丹中期,還攜帶了宗門至寶絕仙劍。

    要說是畏懼張恒,卻是不可能,充其量只是忌憚而已。

    突如其來的這群人,極有可能有著非常了不得的背景,不然,又豈敢在他們面前放肆?

    “看來閣下的后臺很不簡單啊,居然這么瞧不起我劍宗,不過……”劍名深吸一口氣,寒聲說道:“要滅丹鼎派,不僅僅是劍宗的意思,更有姬家,太虛門,在背后授意,你若是要摻和這灘渾水,勢必要得罪這兩大勢力,敢問閣下的后臺,是否能扛得住兩大勢力的壓力呢?”

    太虛門,姬家,都是食物鏈頂端的大勢力。

    在他們之上的,只有三大圣地了。

    劍名最擔憂的,便是張恒是圣地的人,若真是圣地之人在此,他們也只能不甘退卻了。

    就是姬家和太虛門,也不太敢和圣地叫板,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姬家,太虛門,我遲早要打破他們的山門,將他們血洗!”張恒眼中劃過一抹寒光,卻是看向劍宗之人,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們無需忌憚,我背后可沒有什么勢力做后臺,孓然一身,孤家寡人罷了。”

    他早就看出來了,劍宗的人顧忌他所謂的“后臺。”

    “孤家寡人?”

    劍塵和劍名對視一眼,深表懷疑。

    沒有后臺的話,此人莫不是瘋子?帶著四個金丹,就敢來叫板劍宗?

    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下的丹鼎派眾人,卻是仰望著對話的眾人,心中浮現出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覺。

    護山大陣破,丹鼎派必亡!

    事實上,只有一戰,便是最開始的這一戰。

    劍宗請出絕仙劍,三劍劈開護山大陣,已經將劍宗逼到了絕境。

    尤其是方才,丹云子才空中墜落的時候,正是所有人都受傷,士氣最為低迷,局勢最為混亂的時刻,只要劍宗出手,丹鼎派已經損失慘重了。

    但就在那個節點,張恒的突然出現,卻是改變了局面,給了他們喘息的機會。

    原本絕望的眾人,紛紛睜開雙眼,目光充斥著難以置信,望著天空中那幾道突然來援的陌生身影。

    “他們是誰?”

    丹云子詢問,他沒有想到,這個節骨眼上,居然有人敢冒天下大不韙來救丹鼎派。

    “這個氣息……是他?”

    原本帶著必死之念的丹丘瞪大了雙眸,喃喃說道。

    “他沒有死,他真的回來了!”

    而青蓮仙子,也是輕輕咬住了嘴唇,一雙淚眼,遠遠的看向了天空中那一道單薄而挺拔的身影。

    “他,果然沒有死!”

    就好像,突然間放下了千斤重擔。

    一股釋然和歡喜,竟然讓她的疲憊之色,都消減了不少。

    對于丹鼎派來說,張恒不是陌生人,上一次丹藥交流大會,他可是出盡了風頭。

    所以,許多人在看到這道年輕身影之時,都生出了熟悉之感,心里頭,模模糊糊的浮現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人名。

    終于,有人驚呼出聲。

    正是丁不二。

    “張恒,他是張恒,這小子居然沒有死!”

    “什么?”

    話音剛剛落下,整個丹鼎派頓時嘩然,不管是認出張恒的人也好,還是沒有認出的也好,此刻都面露震撼之色,難以置信的看向空中。

    “真的是張恒?”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難道說核武器都沒有炸死他?”

    “天哪,是他回來了!”

    所有人都被震驚到了,一個已經死去的人,居然在最危急的時刻,突然出現,拯救了即將覆滅的丹鼎派。

    還有比這更不可思議的事情嗎?

    “主人還活著,還活著……”歐陽大師老淚縱橫,身子晃了晃,險些因為激動跌倒。

    “此人就是那個張恒?”丹云子抬起頭,看向這個導致丹鼎派陷入險境的“罪魁禍首”,卻是忽然間,心里生出一股莫名之感。

    他只感覺,這個年輕人很不一般,給他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雖然他的修為只有金丹初期。

    “你是張恒?”

    “那個害的豪兒走火入魔的張恒?”

    “沒想到你居然沒有死!”

    劍宗眾人的震撼不比丹鼎派要少絲毫,甚至還要更加強烈幾分。

    張恒,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

    不入金丹,卻已經斬殺金丹。

    赫赫兇名,傳遍天下。

    誰都知道,此人潛力無窮,給他數年時間,必然可以結丹,掀起滔天巨浪。

    所以,哪怕是雙方有仇恨,劍宗依然保持克制。

    在張恒死后,他們這才出手,做出這等落井下石的事情。

    可誰能想到,這家伙竟然沒有死,突然的出現,并且已經成為了金丹!

    “半年前他還只是一個筑基,現在已經是金丹了,這個進步速度……”劍塵和劍名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抹駭然之色。

    “不錯,是我,我回來了。”

    張恒的眼里浮現出罕見的溫柔之色,目光掠過歐陽大師,丹丘以及青蓮仙子。

    患難見真情,這半年的境遇,足以照見人心。

    “你回來了又如何?真以為自己就能逆天嗎?今日我等人數是你的三倍,更有絕仙劍在此,你敢來,是自尋死路!”劍名知道來者是張恒外,雖然內心震撼,但是卻拋卻了后顧之憂。

    誰都知道,張恒可沒有什么后臺。

    “呵呵,你還有閑情逸致來這里多管閑事,我告訴你,姬家和太虛門正在圍攻牛耳山,這個時候,早就已經被打破山門,血流成河了吧!”劍塵也開口,動搖張恒的心志。

    可是這句話,卻沒有形成任何威脅,張恒背后的四個金丹,甚至露出了莞爾之色。

    這讓他有些詫異。

    “你是說姬拓和道玄子那一批人么?”張恒玩味一笑,彈了彈手指:“讓你們失望了,早在兩個時辰之前,他們就已經死在了我的手中。”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0/2/176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