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言情小說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八百三十五章: 柳白!!!

第八百三十五章: 柳白!!!

推薦閱讀:武林神話系統機靈萌寶:給爹地征個婚超級巨龍進化魔寵的黑科技巢穴武神天尊超凡藥尊我的極品嬌妻我有一截金手指主神的無限世界編輯器戰國之平手物語

    “什么?”

    “這怎么可能?”

    兩個婦女聽到丁思凡的聲音,立即難以置信的轉身,卻是看到她面色蒼白,氣息浮沉,就連面紗也被遮了去,臉上更是有斑駁血跡。

    “他有陽珮!”

    丁思凡咬牙切齒的說道。

    “陽珮?不是早就失蹤了嗎?”

    “該死!豎子該死!”

    兩個婦女面容扭曲,爆發出強烈的怒意,直接轉身,朝著張恒追去。

    尤其是方才出手那人,更是悔恨無比。

    她因為心中不喜,所以才對張恒出手。

    但是這不喜之中,并沒有恨意,所以這便導致她的殺意不夠強烈,方才那一擊,也帶著三分隨意的味道。

    若是早早知道此人竟敢做出這等膽大包天之事,她們方才,便會直接下死手,不惜一切的將他留下!

    “柳白!!!”

    二人目光森冷,冷硬的心中,多了一個名字。

    這個名字,被她們深恨,列為了必殺名單之首!

    且不談二人的地位,以及飄香樓的權勢,單單說這瑯琊洞府,她們謀劃了至少有百年,為了今日,做出了許許多多的努力,從最開始苦心孤詣的將瑯琊洞府的位置泄露出去,倒引誘他人前來,再到拉攏兩大宗門,逼迫他人做炮灰……

    這其中,耗費了多少心力。

    整個瑯琊洞府之中,有許多珍貴寶物,可是她們什么都可以不要,所求的,便是這令牌。

    可是如今,卻是被人摘了桃子。

    這讓二人如何能夠不恨?

    “這些人已經發瘋了……”張恒聽到了身后的怒吼,也吐出一口鮮血,施展了絕妙的遁術。

    他的遁術,堪稱天下第一。

    近乎于縮地成寸一般,居然讓他瞬間挪移出了數百米。

    這在金丹修士里,幾乎可以說是神乎其技!

    “嗯?是那個小子?”

    黃老鬼看到了張恒,眉頭一挑。

    “這小子居然沒有死?”

    段金申卻是眉頭一皺,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他隨手一擊,威力卻是不小,當時張恒正在虛弱狀態,在他想來,定然是已經沒命了,可是如今,居然風風火火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小子,留步!”

    他眼中劃過一抹冷色,下意識的要留下張恒。

    也不知道為什么,從第一次見面,他就對這柳白喜歡不起來,隱隱之間,更有殺意滋生。

    然而張恒對于他的話語,卻是充耳不聞,直接便沖了過去。

    “大膽!”段金申臉色陰沉,他沒有想到,此子竟然敢無視他。

    他當即便祭出靈器,朝著張恒斬去。

    “老賊該死!”張恒回過頭,森然的看了他一眼。

    這是怎樣的一雙眸子?

    其中的殺意,堪稱滔天。

    饒是段金申,依然心生寒意,下意識的遲滯了一瞬間。

    就是這一瞬間的遲滯,卻是讓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他面色扭曲,兇狠說道:“竟然敢威脅老夫?”

    此子,不可留!

    他已經動了絕對的殺心,要將張恒誅殺。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柄飛劍,卻是擋在前面,阻止了他出手。

    “姓段的,別人與你無冤無仇,你何必趕盡殺絕?”

    黃老鬼出手了。

    在短暫的合作后,二人的關系,又回到了過往。

    段金申想殺的人,那么就是他的敵人,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

    抱著這個目的,懷揣著惡心段金申的想法,黃老鬼出手了,阻攔了段金申,給了張恒足夠的逃命時間。

    “黃老鬼,你該死……”

    段金申咬牙切齒的說道。

    但他只是說,卻不敢真的動手。

    因為之前的合作,已經讓他看出了黃老鬼的底細,這個家伙不知道有什么奇遇,居然比二十年前,強大了這么多!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聽到了兩聲瘋狂的怒吼。

    緊接著,便是飄香樓的兩個婦女,如同瘋魔一般的沖出。

    “柳白,你竟然敢搶我飄香樓之物,找死!”

    什么?

    二人齊齊變色,眼里滿是難以置信,方才那小子,居然搶到了飄香樓的頭上?

    他們不知道柳白具體搶了什么,但是看這兩個元嬰老怪發瘋的模樣,也知道此物定然不簡單。

    兩個元嬰老怪,已經發瘋了,從二人身邊,呼嘯而過。

    他們清晰的看到,這兩個女人眼睛已經變得血紅,就像是發瘋的野牛。

    “這……”黃老鬼正要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卻又響起一個驚天的怨毒嘶吼。

    “柳白!!!”

    他們看到,丁思凡也沖了出來。

    她的表情扭曲,她的氣息紊亂,顯然已經受創,但是她前進的速度,卻是絲毫都沒有衰減。

    仿佛不顧一切,必須要追上柳白!

    “那個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二人面面相覷,能讓兩個元嬰老怪發瘋,讓九州第一美女丁思凡不顧形象,完全沒有半點雍容姿態。

    這個家伙,到底做了何等驚天動地的事情?

    “柳白……”

    二人低聲念叨,記住了這個名字。

    尤其是段金申,下意識的,他感覺到了不安,似乎這一次讓這個柳白離開,會給他帶來禍患一般。

    洞府之外,一行人正在等待。

    其中一個黑衣青年,半蹲在一塊石頭上,嘴里叼著一根狗尾巴草,百無聊賴的說道。

    “這里面到底是什么樣子?我好想進去看看啊。”

    在他身邊,有兩個金丹修士,一臉警惕的看著他。

    “少宗主,您不要讓我們為難,長老交代過,絕對不讓你進去!”

    黑衣青年正是獨孤勝,他嘆了一口氣,忽然間抽了自己一巴掌,發狠說道。

    “娘的,這次老子回宗門后,一定要閉死關,不入金丹不出關,若是成不了金丹,這天底下什么有意思的事情都沒老子的份!”

    其實,他早就有突破金丹的把握了。

    只是他性情活躍,有些耽擱了,如今卻是終于下定決心,要在近日成就金丹!

    就在這個時候,洞府之中,忽然間有一個人沖了出來。

    此人的速度極快,風風火火,身上更是有不少血跡,看起來有些狼狽。

    他幾乎沒有任何停留,便直接朝著前方沖去。

    “是柳白?”

    獨孤勝起身,看向張恒。

    “柳兄,你怎么出來了?”

    張恒掃了他一眼,沒有說話的時間,他隨便選了一個方向,便直接逃出。

    “這柳白也太孤傲了吧?”

    “少宗主和他說話,居然不理會?”

    兩個金丹修士,頓時大怒。

    但獨孤勝卻是沒有生氣,他摩挲著下巴,有些疑惑的說道。

    “你們說這柳白,像不像是在逃命啊?”

    話音剛剛落下,洞府之中,兩個婦女便沖了出來。

    二人怒吼著柳白的名字,就像是瘋子一般,循著他的痕跡,追逐而去。

    就在二人飛過的瞬間,這兩個金丹修士面色大變,難以置信的說道。

    “這是自封了修為的元嬰老怪!”

    聞言,獨孤勝面色也陡然間變得震撼了起來。

    “這柳白究竟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居然讓飄香樓的老怪物都發了瘋?元嬰老怪如此癲狂,我此生都沒有見過啊!”

    “柳白!!!”

    丁思凡終于沖了出來。

    她氣喘吁吁,衣衫不整,青絲凌亂,身上更是有幾分疲憊之色,但她眼眸中的恨意,卻是濃郁到了極致。

    只是她已經無力去追,只能不甘的看著空中的背影。

    而獨孤勝的嘴巴,卻是已經張開成O型,他看著渾身狼狽,非常不堪的丁思凡,一個大膽的念頭冒了出來。

    “這柳白,該不會是把丁仙子給那啥了吧?”

    他吞咽著口水,目光尤其在丁思凡凌亂破碎的衣服上掠過。

    “面紗也都不見了,總不能是被她自己撕下來的吧,我好像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怪不得飄香樓的元嬰老怪都要發瘋……”

    他呆滯了一陣子,對著天空比了個大拇指。

    “兄弟,你牛!”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0/2/19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