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言情小說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二十八章:我覺得不行

第二十八章:我覺得不行

推薦閱讀:萬域天尊吃雞奶爸修仙傳逍遙仙醫一世魔尊攝政王爺欺上門雄起中亞圣手闖都市林羽諸天改革者霸道老公寵妻上天旺夫小啞妻

    進來的是一個光頭佬。

    穿著黑色的背心,肌肉發達,胳膊要比一些女孩的大腿都粗,他的身上紋著刺青,是一匹狼,狼身在胸口,狼頭往上,正好在他的脖頸處。

    在座的多數都是學生,一看光頭佬的架勢,頓時都不說話了。

    他們下意識的看向主心骨何亮。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口氣這么大?”光頭佬的眸子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環視眾人,所過之處,全都下意識的低頭。

    “是我。”何亮倒還有幾分膽色,他往前走了一步,傲然道:“我不想跟你廢話,現在領著你的人,給我滾,今天的事情就算了!”

    何家雖然沒有張家有錢,沒有洛家有權,但他們有自己獨特的底蘊。

    書香門第,往往都是豪門的座上賓,人脈還是很廣的。

    在何亮的視角里,光頭佬這群人不過是一群上不得臺面的混混,不足掛齒。

    “有點意思,敢這么狂妄的跟我說話。”光頭咧嘴一笑,猛地踏前兩步。

    他速度很快,來勢洶洶,瞬間就到了何亮的跟前。

    不等何亮反應,抬起蒲扇似得手掌,朝著他的臉蛋狠狠的掄了下去!

    啪!

    清脆的響聲之后,何亮直接被飛了出去,整個人摔在茶幾上,撞翻了一堆酒瓶。

    “你敢打我?”何亮臉頰高高腫了起來,嘴里也有鮮血流淌。

    他摸了一把,發現門牙都被打掉了。

    頓時氣得渾身發抖。

    “你死定了,你真的死定了,你敢動我,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從小到大,何亮還沒有被人打過,今日遭受奇恥大辱,眼睛都紅了,氣喘吁吁,像是一頭發瘋的野獸。

    “虎哥,這小子有點眼熟,好像在哪里見到過。”有個小弟低聲說著,忽然臉色一變:“我想起來了,他是何家的公子!”

    “何公子?”虎哥臉色微微一變。

    “現在知道我是誰了,想求饒了,晚了!”何亮不依不饒,完全沒有一點書生氣質,張牙舞爪的說道:“你們死定了,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呵呵,你以為我怕你?”虎哥眼神一沉。

    “何家公子,的確有點身份,但我的背后,也是有人的。”

    “打了你,我頂多只是付出些代價而已,了不起,跑路離開。”

    “而你,如果威脅我,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就算是弄死了你,又能如何?”

    他說這話的時候咬著牙關,眼里迸出兇狠的光芒,像是一頭擇人而噬的野獸。

    他是在嚇唬人!

    幾乎是所有人都看了出來。

    這自然也是包括何亮的,但他卻不由自主的感覺到了恐懼,心底涌出一股寒意。

    這群人是真正的亡命徒。

    自己是豪門貴子,還有錦繡前程,無限美好的未來,如果今日與他們死磕,真的鬧起來,別說是自己殞命,就是受了傷,那也是虧大了!

    自己犯不著用自己尊貴的身體,去換他們的賤命!

    匹夫一怒,血濺五步的道理,他比誰都明白。

    熊熊燃燒的怒火猶如被一盆冷水當頭澆下,何亮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呵,果然豪門少爺都是些沒卵子的廢物。”虎哥心中鄙視,面上卻是露出個猙獰的笑容:“這就對了嘛,何公子好好說話,我們還是會給你幾分薄面的。”

    何亮沒有說話。

    “我的老大,叫做劉騰飛,我想何公子應該知道。”虎哥再次開口。

    “你說的是劉老三?”何亮臉色一變。

    虎哥點了點頭。

    咝!

    很多人倒吸一口冷氣。

    “你聽過劉騰飛嗎?因為兄弟三人,他排最后,所以又叫劉老三。”

    “不過沒人敢這么稱呼他,基本上都是喊他三哥。”

    “劉騰飛是個真正的狠人,拜過堂口,刀口舔血,手上也不知道有多少條人命,據說前幾天才被洛家收服,委以重任。”

    “這下不好辦了,劉騰飛這人護犢子,只要是他的兄弟出事,肯定會管,以前也有個京城來的大少爺找麻煩,半夜就被扔到了河里喂王八,事情鬧大了,出去躲幾年,再回來又是一條好漢。”

    “麻煩了麻煩了!”

    眾人議論開來,幾乎每個人都聽過劉騰飛的大名。

    而何亮,也是心中生寒,就連事后報復的心思都淡了許多。

    第一,劉騰飛是洛家的人,動他洛家肯定不答應。

    第二,劉騰飛不講規矩,他這種亡命徒,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干的出來。

    想到這,何亮的語氣頓時就軟了。

    “我認識劉老三,他的確是個人物,不過即使你們是他的人,也沒理由打我吧?”

    很顯然,這是要找臺階下了。

    虎哥是個人精,哪還能聽不出來。

    “剛剛不知道何公子身份,大水沖了龍王廟,真是不好意思,這樣,兄弟我罰酒一瓶。”他往前走了兩步,拿起一瓶酒,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喝完后,他晃了晃空瓶子。

    說實話,何亮還是很憋屈的。

    但權衡利弊,他也只好忍了,擺了擺手說道。

    “既然是一場誤會,那就這樣吧,把人給我們,這件事就當沒發生過。”

    “人?”虎哥使了個眼色,幾個人上前,卻是拽著醉醺醺的江紅鯉。

    喝了酒后的江紅鯉,臉頰通紅,雙目迷離,一雙雪白性感的大長腿顛三倒四,猶如踩著棉花,她剛一被打進來,就掙扎了起來,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掙脫了幾個人,一下子撞到了張恒的懷里。

    下一秒,更是直接睡了過去。

    一只手抱著江紅鯉柔軟的身子,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頭發,張恒松了一口氣。

    還好,她沒有什么事,也不像是吃虧了。

    “我有個兄弟,剛剛在上廁所,結果看上了個小妞,就想上去搭訕,嘿,那小妞還沒說什么,這個喝醉的女人就沖過來給了他一嘴巴子,這我能不生氣?”虎哥看了眼江紅鯉,冷冷說道。

    “你胡說,明明是你的兄弟摸我,紅鯉才上去打人的。”早先進來的女孩忍不住開口。

    她眼眶蓄滿了淚水,委屈到了極點。

    真相是什么樣,一目了然。

    然而不管是何亮,還是虎哥,都知道這其實并不重要。

    “說吧,怎么解決?”何亮知道事情還沒完,憋屈開口。

    他是真的難受,自己堂堂何家公子,居然要給這些人低頭。

    “看在何公子的面子上,兄弟們也不難為各位了,前面的那女孩,你可以走,何公子的朋友,也能走,不過這女人,不能走。”他指了指江紅鯉,忽然間掃視眾人,目光炙熱了起來:“她也不行!”

    他看中的,正是葉離。

    后者小臉陡然蒼白了起來。

    何亮臉色大變。

    “你是不是太過分了?”

    “何公子,我已經很給你面子了。”虎哥皮笑肉不笑:“您是文化人,體面人,我們兄弟都是粗人,惹了事了不起跑路,跑不了路了不起賤命一條,交代了就交代了,而您,大好人生啊,要是因為一些無關的瑣事出現了差池,那可太虧了。”

    話說的客氣,話里的意思,卻是帶著濃濃的威脅。

    何亮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眼神也閃爍了起來,他回過頭看那個被占了便宜的女孩。

    “你怎么說?”

    那女孩已經被嚇到了,看了眼江紅鯉,雖然有愧疚,但還是低著頭,小聲說道。

    “我覺得可以。”

    一句話說完,眾人都覺得窩囊,憋屈,但同時,又有些慶幸。

    不管怎么樣,安全離開這才是最重要的。

    虎哥得意一笑。

    其實他哪有自己說的那么牛逼,誰不怕死?

    只是他知道,像是何亮這種人,最是愛惜生命,膽子又小,隨便嚇唬嚇唬,自然是慫的要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響起了一個冷冷的聲音。

    “我覺得不行!”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0/2/3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