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言情小說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一百一十章:圍攻

第一百一十章:圍攻

推薦閱讀:赤兔記無上祖道錦繡農女:撿個將軍來種田隨身一個恐怖世界5188張龍周晴總裁大人在上:嬌妻逃不得神醫毒妃:嗜寵廢材大小姐劉備的日常八零女醫神最佳娛樂時代

    白景騰輕飄飄的一句話說出,卻是平白多出幾分肅殺之意。

    許多人后心發涼,又驚又懼的望著他。

    “此人真是入魔了,竟然說出這等狂言!”

    和鐘大師一起站出來的人,都是東州赫赫有名的大佬,他們每一個人跺跺腳,東州都要有所震動,可是白景騰竟然放言要將他們殺死!

    這等兇戾,真是駭人聽聞。

    “姓白的,我成名的時候,你不過才只是個少年,現在也敢妄言殺我?”

    “你還在武圣人修行的時候,見到我可是要尊稱一聲前輩的,看來你現在忘記了!”

    “不懂得尊師重道,該殺!”

    方才站出來的眾人大怒,他們分別站好,隱隱將白景騰圍住,無形的氣勢沖天而起。

    “武尊巔峰?”張恒瞥了一眼,知道了這些人的底細。

    跟鐘大師差不多,都是武尊之上,武圣之下的層次,他們差一層窗戶紙,只要捅破了就能超凡入圣,可惜這薄薄的距離,卻是阻隔了古往今來不知道多少武者。

    “那一位是龍江市的陳大師!”

    “邊上長頭發的我見過,是我們陰山市的王老大!”

    “每一個都是東州赫赫有名的大佬啊,他們聯手,肯定能干掉白景騰!”

    圍觀武者們議論紛紛,雙拳難敵四手的道理始終通用,這么多大佬齊聚,他們可是叱咤風云的大人物,單獨拿出來都足以驚人,何況這么多人聯手。

    就算白景騰再怎么逆天,也無法和這么多人抗衡吧?

    白景騰絲毫不慌,他嘴角掛著一抹嘲諷的笑容。

    “你們是我的前輩不假,但如今,我超凡入圣,而你們還停滯不前!”

    “習武之人更信奉達者為師,我更強,所以你們該對我行師禮才對!”

    聞言,大佬們臉色都變得陰沉了。

    鐘大師踏前一步,眸子中閃爍著復雜之色。

    “你本該是我東州驕傲,武圣山對你有養育之恩,當年你叛出師門,口出狂言,本就是你的錯誤,如今又來東州尋釁……你口出狂言,屢屢刺激我等,無非就是要讓我們全力出手,與你一戰。”

    “可我卻了解你,過去的白景騰并不是這樣的人,你莫非真的要對東州武者趕盡殺絕,讓東州成為九州笑柄嗎?”

    一番話說出,眾人不由得一震。

    他們只知道白景騰饕餮暴戾,卻不知其中內情,而鐘大師威望高,又是個知情者,如今站出來,莫非能勸回白景騰么?

    很多心里沒底的人,倒是希望白景騰能夠“知難而退。”

    白景騰深深的看了鐘大師一眼,說道。

    “好,那我就給你們一個理由!”

    “對于東州,我的確有感情,可是當年逃離之時,我許下諾言,如今已成我的心魔,若是我不能履行諾言,那么武道之路將斷去,從此再無進步……所以,這一戰,我不為斬盡殺絕,而為了消除心魔!”

    有人大怒:“為了自己的武道,要讓整個東州陪葬,你這豈不是自私?”

    “誰人不自私?”白景騰冷笑:“再者說,我本來也沒有殺回來的意思,因為我覺得東州除了一個行將就木的老武圣之外,根本無人與我一戰,可是前些日子,我聽說動作出現了一個新晉武圣,年紀輕輕,他才是我今日目標,也不知道今日來了沒有!”

    新晉武圣?

    張恒神情古怪,怎么繞著繞著,最后還是跟他扯上關系了。

    要是這么說,那東州的災難,豈不是自己惹來的?

    “我的確聽說動作有新晉武圣的傳言,也派人尋找過,可是卻沒有任何消息,只怕是江湖傳言吧……”鐘大師唏噓道,他倒是真希望東州再出一個武圣,這樣的話,他們也不至于這么沒底氣。

    “是不是江湖傳言我不知道,總之,我已經跨海而來,總不能就這么回去!”

    白景騰眼中爆出精光,他拍了拍手,忽然間有許多人從云頂山莊內搬出一壇一壇的白酒。

    在眾人的疑惑眼神中,白景騰拍掉封泥,舉起酒壇說道。

    “鐘大師,陳大師,王老大,鎮南先生,白家兄弟……你們的確是我昔日前輩,今日你們圍攻我,注定要敗,我殺你們之前,飲一壇酒,一來為你們送行,二來則是絕交酒,昔日情分,今日徹底斬斷!”

    說話間,他舉起酒壇,咕嘟咕嘟的灌入腹中。

    一壇酒喝完,他沖著鐘大師點了點頭,將空壇子摔在地上,之后再度舉起一壇酒。

    圍攻他的武尊共有十二人,他連喝十二壇酒,依然神色自若,肚子也不見鼓起,整個人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只是臉頰微紅,酒意上涌。

    “這么多酒,硬生生喝下去,只怕是醉都能醉死他,還怎么打架?”

    許多人覺得他這是狂妄自大,自尋死路。

    張恒卻是看出了端倪,喃喃說道:“聰明人啊……”

    白景騰事實上也沒有萬全的把握,所以他飲酒,說出豪言壯語,將自己逼到絕路,提升自己的氣勢。

    本身他或許只有五成勝算,這么一來,至少有八成勝算了。

    而鐘大師等人,看著他喝酒,卻沒有阻止,也沒有上前共飲的意思,這說明他們心中多少有僥幸心理,希望白景騰喝醉……當一個人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的時候,就說明信心不足了。

    此消彼長之下,白景騰勝算再多兩成。

    “喝這么多酒,你還打個屁架!”人群之中,忽然間有個武宗高手按捺不住。

    他認為白景騰現在實力定然發揮不出來,于是飛躍而出,試圖偷襲,若是能勝,自己揚名立萬,就算輸了,也不丟人。

    “你是哪來的狗東西?”白景騰冷眼一瞥。

    他一掌辟出,卻是虛空中掌印浮現,重重落在此人胸口。

    就看到他如同破布口袋一般倒飛而出,撞塌了山莊外墻,埋在了瓦礫之中,再也沒有動靜。

    “哪一個先來決一死戰!”

    白景騰輕描淡寫的殺人,怒喝道。

    眾多武尊見他威勢滔天,一時之間居然沒有人敢動手。

    “你們不來,那我就不客氣了!”白景騰冷笑一聲,直接沖了過去。

    他氣勢滔天,如虎入羊群,剛一進去,就將幾個高手打翻在地,口吐鮮血。

    “穩住陣腳,協同對敵!”

    鐘大師冷汗涔涔,他突然間意識到自己犯了錯誤。

    白景騰方才積累氣勢,他竟然沒有看出來,后面又讓他占了先機,剛一開始,就讓他們這一方損失了高手。

    其他武尊也很快反應了過來,他們對敵經驗豐富,每一個人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佬,聯合起來之后,卻是戰斗力暴漲。

    “七星拳!”

    “摔碑手!”

    絕招頻出,在最初的損兵折將后,他們很快靠著人數的優勢,占據了上風。

    內力涌動,氣勁滔天,原本平整的地面,因為過于激烈的交手,出現了許多深深淺淺的凹陷。

    圍觀眾人一退再退,生怕被波及到。

    “太可怕了,他們還是人嗎?”洛建國眼中滿是敬畏,在他看來,每一個人都像是人形兵器,都堪比一只軍隊,如果發起瘋來,要對社會造成多大的威脅?

    古時候禁武,俠以武犯禁,果然沒有說錯!

    “東州大佬們一起出手,白景騰必敗無疑!”

    “沒錯,讓這個狂徒知道,就算沒有武圣,我東州也不是好惹的!”

    “到時候大佬們將他拿下,廢掉武功,綁上武圣山,讓他給老武圣磕頭道歉!”

    武者們很是興奮,他們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然而張恒卻是輕笑一聲,搖了搖頭,說道。

    “東州必敗。”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0/2/4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