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言情小說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欠缺火候

第三百二十五章: 欠缺火候

推薦閱讀:赤兔記無上祖道錦繡農女:撿個將軍來種田隨身一個恐怖世界5188張龍周晴總裁大人在上:嬌妻逃不得神醫毒妃:嗜寵廢材大小姐劉備的日常八零女醫神最佳娛樂時代

    “我和你拼了!”

    陸震北眼中涌出瘋狂之色,高舉雙拳,狂奔而來。

    我不信你沒有受傷!

    我不信你現在還是全盛時期!

    我不信啊!

    陸震北使出家傳絕學,老牌武圣的實力完全爆發出來。

    張恒紋絲不動,平靜的看著陸震北。

    直到他快要到達跟前的時候,才慢條斯理的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點在他的額頭。

    就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陸震北剎那間便動彈不得。

    緊接著,則是無法形容的劇痛,讓他渾身青筋根根暴起,發出殺豬般的慘叫,一股歹毒的靈力,猶如錐子一般,直接刺進了他的丹田!

    “你,你廢掉了我的武功!?”

    陸震北臉色慘白,猶如到了世界末日。

    對于武者來說,練了一輩子的武,卻被人廢掉,這種痛苦,難以言喻。

    這一刻,陸震北連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張恒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手指如刀,直接斬下他的右臂。

    “我暫時不殺你,我要讓你親眼看著,陸家是怎么從人世間抹去!”

    陸震北慘叫不斷,斷臂劇痛,武功被廢心痛,這一刻他對于張恒的恨意,傾盡三江五湖之水也無法洗刷!

    “暗王不會放過你的!”

    “暗王?”張恒眉頭一皺,臉色忽然間微微發白,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正常,手捂著嘴唇,咳嗽兩聲說道:“他已經錯過了殺我的最好機會,再見面的時候,死的那個人一定會是他!”

    “你受傷了,你果然受傷了……”陸震北看到了張恒的臉色變化,卻是目眥欲裂:“我做夢也沒有想到,號稱殺手之王的暗王,居然會如此膽怯,壞我大事,壞我大事啊!”

    他痛苦不已,心中滿是不甘。

    張恒卻已經不想聽了,直接將他打暈,離開了此處。

    到了酒店,張恒把陸震北塞進了汽車后備箱,交給洛家看管,然后自己走向了酒店大廳。

    快要進入的時候,他猛然止步,回過頭看了一眼,可惜,能看到的,只有漆黑的夜晚。

    “這個小鬼子,還真是夠謹慎的!”

    張恒能夠感覺得到,暗王并沒有離開靜海市。

    這是一種天生的嗅覺,尤其是他在別墅擊殺陸家眾人的時候,暗王絕對就在附近。

    “他一定知道,陸震北不會甘心離開,所以潛伏在四周,觀察局勢,我知道他在,所以刻意裝作受傷的模樣,然而他還是不肯露面……”張恒穿著浴袍,站在客廳中間,眉頭深鎖。

    這個暗王,的確謹慎非常。

    但凡是沒有絕對的把握,他都不會出現。

    張恒知道,自己做的戲還遠遠不夠,要想暗王出現,還欠缺一些火候。

    “如果不能在靜海市將他殺死,以后他時刻跟著我,絕對是極大的麻煩!”

    有這么一個不擇手段的殺手之王盯著,張恒想想都覺得毛骨悚然,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可是,要怎么才能把他引出來呢?

    唱獨角戲可不行,得需要一個人配合,一念至此,張恒忽然間露出笑容。

    “有了!”

    ……

    張仙師回到東州的消息不脛而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前來拜見。

    首先是武者們,以鐘大師為首的眾多武者,絡繹不絕的來到牛耳山,就如同朝圣一般。

    歐陽大師權衡之后,并沒有允許所有人進來,只是讓鐘大師帶著部分人上山。

    很多第一次來的人,在看到了牛耳山的美麗風景后,都會露出癡迷的笑容。

    這種人間仙境,絕對是會讓人流連忘返的!

    “圣尊呢?”鐘大師和歐陽大師也不是第一次見面了,笑吟吟的問道。

    “主人自昨夜歸來后,就在房間里閉關療傷了。”歐陽大師的眼中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閉關療傷?”

    鐘大師臉上露出了駭然之色。

    “什么人居然能夠傷到圣尊?”

    在他看來,張恒幾乎無所不能,強橫無比,從未想過也有受傷的一天!

    “是殉道組織的首領山本一郎!”歐陽大師眼中爆出冷光。

    如今他已經是筑基,不再是一個小人物,發怒之時,自然氣勢非凡,武者們被氣勢所攝,紛紛低下了頭,心中卻是感慨。

    “不愧是圣尊啊,隨便一個奴仆,竟然也有如此威懾力!”

    “是那個小鬼子殺手!”鐘大師臉色嚴肅了起來,他顯然也是聽過暗王大名的,皺著眉頭說道:“圣尊傷勢如何?”

    “看起來似乎沒有任何問題。”歐陽大師苦笑一聲:“不過越是這樣,越是能說明問題,唉,希望主人沒事吧。”

    “也只能如此了。”鐘大師嘆息。

    武者們之后,師國慶也上山了。

    他雖然是東州的一把手,但是舉手投足之間完全沒有優越感,對歐陽大師也很是客氣。

    毫無疑問,他的目的也是來拜見張恒的。

    “我來靜海市一次不容易,張仙師正好在靜海,更不容易,如今趕巧了,自然要見上一面。”師國慶笑容滿面。

    “師書記,抱歉,主人可能見不了你了。”歐陽大師也不知道是第幾次解釋了,嘆息說道:“主人受了傷,正在調養,所以暫時不能見客。”

    “受傷?”

    師國慶很是愕然。

    人越來越多,轉眼間,牛耳山似乎有些門庭若市的感覺了。

    看到這架勢,歐陽大師卻是無奈的很,只好走出山門,對所有人下了逐客令。

    “主人有要事在身,暫時不能見客,還請諸位見諒。”

    人們還沒有來得及回應,一個滿是嘲諷的聲音卻突兀的響起、

    “有要事在身?我看是害怕了吧!”

    天空之中,有個身穿白衣的中年凌空飛來,他腳尖輕點,落在一片樹葉上,宗師派頭十足。

    “你是什么人?”

    歐陽大師臉色微變,抬頭看向此人。

    他能夠感覺的到,此人氣勢非凡,實力在他之上。

    “我下了戰書,與張仙師約定今日一戰,難得這么多觀眾在此,他卻藏頭露尾,怕不是有些丟臉吧。”

    楊大師臉上滿是不屑。

    本來,人的名樹的影,對于張恒他還有些忌憚,所以準備了很久,使自己到達了巔峰狀態,方才啟程前來挑戰。

    可卻沒有想到,張恒竟然躲了起來!

    什么有要事在身,這種理由他如何能信?

    “戰書?”

    “這個人是誰,竟然敢約戰圣尊!”

    “好生猖狂啊,實在是太放肆了!”

    武者們暴怒,如今張恒幾乎是他們眼中的神明,怎么能允許他人褻瀆?

    眼看著群情激憤,楊大師愈發不屑,隨手一掌拍出,卻是隔空在牛耳山門口拍下一個巨大的掌印。

    掌印入土半米左右,足有卡車大小,讓許多怒火滔天的人,瞬間冷靜了下來。

    這是一個狠角色啊!

    “張恒,給我滾出來,敢接戰書,卻不敢應戰嗎?”

    楊大師冷笑,忽然間高聲喊了起來。

    他的聲音如同雷霆一般,在牛耳山之間來回震蕩。

    可是,久久無人應答。

    他臉上的不屑愈發濃郁,搖頭說道:“真是鼠輩,明明在山中,卻不敢出來!”

    看到這一幕,東州眾武者憋屈極了。

    “圣尊難道真的畏懼此人嗎?”

    “或許真的是有要事在身吧?”

    “無論如何,既然接下戰書,就應該應戰才對,圣尊此舉,怕是有些……”

    人們議論紛紛,大多數人義憤填膺,當然,也有部分人產生了質疑。

    “放肆!”

    歐陽大師怒道。

    他邁步上前,咬牙說道:“就憑你也敢在主人面前放肆?今日就讓我來會會你!”

    “你”

    楊大師哈哈大笑。

    “你不過剛剛突破筑基,還差得遠呢!”

    歐陽大師還要在說,就在此時,張恒卻是突然間從山中走出。

    “主人。”

    歐陽大師臉色一變。

    張恒擺了擺手,平淡如水的眸子看向楊大師。

    “你的挑戰,我接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0/2/8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