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軍史小說 > 諜海獵影 > 第一二六章 后知后覺

第一二六章 后知后覺

推薦閱讀:赤兔記無上祖道錦繡農女:撿個將軍來種田隨身一個恐怖世界5188張龍周晴總裁大人在上:嬌妻逃不得神醫毒妃:嗜寵廢材大小姐劉備的日常八零女醫神最佳娛樂時代

    邢明生先是又驚又怕,現在則是又驚又喜,看的蘇民生一臉的疑惑不解。

    方不為嘆了一口氣對蘇民生解釋道:“卑職一時魯莽,還以為自己鑄下了大錯,心中委實有些不安……”

    “是怕處長知道了你一怒之下燒了煙土一事發怒,還是怕因此得罪了何世榮身后的人物?”蘇民生笑著問道。

    方不為稍頓了頓,點了點頭。意思是兩者皆有。

    蘇民生一臉的風輕云淡,絲毫沒把方不為的擔心放在眼里。

    邢明生一臉的不可思議,想不通這其中是什么樣的道理。

    但方不為卻已猜出來了幾分。

    馬春風也暗中組織人手在販運煙土,這一點知道的人極少,其中就有陳浩秋。

    而販運煙土的人手,恰恰卻是特務處有稽私之權的稽查部門。買白面的見不得買石灰的,更何況還是一本萬利的煙土。

    肯定是因為利益沖突,稽查股才抓的何世榮。但何世榮身后的能量也不,迫于情面,馬春風不得不放人。心里肯定把何世榮恨的要死,

    人雖然不是方不為殺的,但方不為燒了煙土的舉動,很可能正合了馬春風等人的心意。

    方不為恨不得在自己的腦門上砸兩拳。這么顯而易見的道理,自己怎么就想不明白。

    剛剛邢明生說稽查股抓過何世榮的時候就該想到的。

    看方不為懊惱的樣子,蘇民生又是兩聲大笑:“燒的好!我特務處本就有稽查之責,前兩次被何世榮逃了過去,這一次卻是人臟俱獲。看之前為他求情的那些人怎么說?”

    方不為眨巴了眨巴眼睛,有些尷尬的對蘇民生說道:“科長,何世榮死了,被人滅了口!”

    聽到方不為的前半句,蘇民生下意識的一皺眉頭,還想著方不為竟然殺了何世榮,這才是真正的魯莽了。再聽后半句,心里又是一驚,才想起來,方不為給自己匯報過的他遭遇刺殺的事情。

    何世榮只要不是方不為殺的就行。

    蘇民生覺的,方不為遇刺的事情先不急,得先把眼前的事情處理好。

    “那這筆錢財你準備如何處理?”蘇民生又指著那幾箱金條和銀元問道。

    “自然是全部上交!”方不為大義凜然的說道,其實心里在后悔的吐血。

    他要是知道蘇民生對自己燒了煙土的事情如此反應,怎么可能會讓蘇民生看到所有的錢財的數量?

    怎么也要讓葉興中先藏起一半來再說。

    但誰能想到看起來捅了馬蜂窩一般的做為,到了蘇民生這里竟然成了夸贊?

    “當真?”蘇民生似笑非笑的看著方不為。

    方不為剛想拍拍胸口,說兩句場面話。但隨既又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萎了下去:“還請科長在處長那里美言幾句!”

    現在可不是憤世嫉俗的時候,得讓蘇民生以及馬春風相信,自己現在確實后悔了。也得讓他們相信,當初之所以燒了煙土,只是一時激憤,自己現在乖乖交出這些錢,就是想減輕罪責。

    大勢如此,方不為不得不如此應對。

    特務處可是也在私下販運煙土的,如果讓馬春風知道方不為對煙土深惡痛絕的態度,肯定會想辦法提防他。

    讓領導起了提防之心,還是讓馬春風這樣秉性的上司……

    方不為想想后果,就有些不寒而栗。

    “好!”蘇民生笑了一聲,又指著葉興中和邢明生,指了指那堆金條和銀元:“看仔細了!”

    “走,跟我去見處長!”蘇民生對方不為說道。

    方不為低眉耷眼的跟在了蘇民生的身后。

    原來接到方不為的電話后,蘇民生直接通知了馬春風,馬春風這會就在樓里等著。

    馬春風一直住在特務處本部,就幾步路。一路上,蘇民生詳細的問了方不為遇刺以及調查的經過。

    “黑市殺手?”聽了經過之后,蘇民生皺著眉頭反問道。

    方不為點了點頭:“卑職從來沒有惹過什么江湖人物。更何況,如果真是江湖人物,明知道卑職在特務處的身份,竟然還敢派殺手刺殺?”

    確實是這樣的道理,蘇民生暗暗的點了點頭。

    可惜李無病就想不到這一點,只以為方不為借著雞毛當令箭,想利用特務處的力量為自己報仇。

    怪不得高思中對方不為越來越看重,一心想著要拉到他的麾下。僅從這一件事來看,高下立判。

    蘇民生又暗嘆了一口氣。李無病和陳浩秋一樣,都是特務處成立之前就跟著馬春風出生入死過的老人。忠心沒的說,辦事也中規中距,但唯有一點不好,就是眼界不寬,心胸不闊。

    這些感慨蘇民生自然不會在方不為面前提及,他繼續問著一些細節,還沒問完,就到了馬春風的住處。

    兩個人進去的時候,馬春風已經穿戴整齊,披著一件軍裝,坐在辦公桌后面等著他們。

    沒敢多啰嗦,方不為直接說了從回家遇刺,到醫院逼問鐘漢,又到胡毛巷抓麻七。之后追查到何世榮在夜總會,但去晚了一步,何世榮被人搶先一步滅了口,最后他又追到何公館,抄了何世榮的家的經過。

    果然如同蘇民生一樣,馬春風先關注的重點竟然也是何世榮家中的那一批煙土。

    “搜出來的有多少?”馬春風問道。

    “足有上千斤!”方不為心翼翼的回道。

    馬春風的臉上并沒有怒色,只是有些惋惜的嘆道:“可惜了!”他這是在可惜方不為沒有把這些煙土帶回來。

    “我倒覺的不為做的對!”蘇民生看了一眼方不為,才對馬春風說道,“當時第四組全員在場,而且警察局的人也聞風趕去,不燒的話,后患太多!”

    蘇民生只當方不為不知內情,說的也有些含糊。但方不為一聽就明白了。

    南京是國民政府的首都,是首善之地,就算是馬春風組織人手販運煙土,也只敢暗著來。要是被人知道何世榮家里的煙土被特務處的人帶走了,傻子也知道煙土被馬春風吞了。

    最快更新,無彈窗請。

    Ps:書友們,我是眀志,一款免費A,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12/12453/75401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