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軍史小說 > 諜海獵影 > 第二三四章 特殊待遇

第二三四章 特殊待遇

推薦閱讀:赤兔記無上祖道錦繡農女:撿個將軍來種田隨身一個恐怖世界5188張龍周晴總裁大人在上:嬌妻逃不得神醫毒妃:嗜寵廢材大小姐劉備的日常八零女醫神最佳娛樂時代

    方不為上午才來過一次,自然認得路,他帶著高思中和蘇民生直接進了憲兵司令部的大樓。

    樓里還有一道警衛,方不為再次出示了通行證,警衛又查驗了高思中和蘇民生的軍官證之后,竟然神奇的被放行了。

    這玩意這么好用?

    方不為暗暗稱奇。

    三個人到了谷振龍的辦公室門口,迎上了張副官,張副官沒說話,只是輕輕的向方不為擺了擺頭,意思是讓他們直接進去。

    方不為看到,谷振龍的辦公室里,除了谷振龍和馬春風之外,賀清南竟然也在。

    但看他身上的裝束,還是前兩天被帶走時穿的那一身,想來是還沒有被放出來,而是被押回來的。

    看到方不為的時候,賀清南眼神一冷,目不轉睛的盯著方不為。

    “看個球啊?”

    谷振龍一聲怒喝,指著賀清南就罵:“干你個娘的……人家接到的通知晚,離的還遠,這會都到了,你的人呢?”

    憲兵司令部和特工總部就隔著一條街。

    方不為一臉古怪的看著谷振龍。

    剛才在門口的時候,他還在想,這么大的事情,應該盡快讓特工總部的人進來,開始接受審查才對,為什么還要讓人在大門口等著通報?

    看來谷振龍一怒之下,把這一茬給忘了。

    方不為看了看谷振龍,想了想,還是說了出來:“司令,我進來的時候,呂股長他們還在大門外等著呢……”

    高思中使勁給方不為使著眼色,方不為就像是沒看到一樣。

    自己不提,事后頂多也就是讓呂開山等人多挨一頓罵,再起不了任何作用。

    這種緊要的時候,沒必要玩這種把戲。

    谷振龍愣了一下,隨后臉色一變:“他娘的,老子給忘了……張永昌……”

    張副官從門外走了進來。

    “你他娘的也不說是提醒老子一聲,還不趕快把那群王八蛋放進來?”

    谷振龍指著張副官吼道。

    看到賀清南的臉色一黑,方不為差點沒崩住。

    谷振龍還真是性情中人,一點顏面都不給賀清南留。

    覺的賀清南的臉色不對勁,方不為再一細看,賀清南的半張臉好像是腫的,上面還有幾個指頭印子。

    看來是挨打了!

    看方不為硬忍著不敢笑的樣子,谷振龍又火了:“你個王八蛋,是不是就等著看老子笑話呢?上午的時候為什么不提醒我?”

    方不為看著谷振龍,一臉的懵逼。

    還講不講道理了?

    還有,馬春風竟然連這個也對谷振說了?

    你做人情,直接做到底不行么,把自己扯出來干嗎?

    方不為下意識的看了看馬春風。

    “看什么看?”谷振龍罵道,“他馬春風要是連手下的這點功勞都貪墨,老子才算是看走眼了……”

    方不為有些無奈,不得不解釋道:“司令,卑職上午來的時候,是真沒想到這一點……”

    “你不是自詡為再世諸葛亮么?”谷振龍一聲冷哼。

    方不為有些哭笑不得,谷振龍這是真的不準備講理了。

    馬春風來了以后,其實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他告訴谷振龍,方不為是看到張副官送到特務處的文件時才想起來的。

    然后馬春風又馬不停蹄的來找他谷振龍匯報。

    谷振龍自然清楚這一點。

    他現在是有氣沒地方撒了,現在看誰都不順眼。

    事態比方不為想的還要嚴重。

    三個特務頭子,剛剛才商定好的事情,目標人物知道的速度竟然比他谷振龍給委員長匯報的速度都快?

    也就江右良最后被抓住了,要是沒抓住,泄密的事情再爆出去,別說馬春風和賀清南,他谷振龍這一肩雙司令的職務怕是都當到頭了。

    所以賀清南被押來之后,谷振龍二話沒說,上去先是給了幾耳光,打的賀清南莫明其妙。

    知道事情的原委之后,賀清南也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樣的事情,他想抵賴都找不到借口。

    特務處上下除非都是白癡,才會想著給江右良通風報信。

    憲兵司令部?

    給他賀清南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往這上面扯。

    是嫌谷振龍的槍打不死人么?

    好在谷振龍也不敢大肆聲張,只敢悄悄的查。

    這種丑聞要是爆了出去,他們三個首腦,誰都落不了好。

    “司令,特工總部的人都到了!”張副官進來匯報道。

    “全部隔離,挨個審查!”谷振龍吼道。

    “你們兩個也去!”谷振龍又一指高思中和蘇民生。

    兩個人應了一聲,跟著張副官出了辦公室。

    把自個單獨留下來干什么?

    方不為狐疑的抬起頭,看向谷振龍,正好迎上了谷振龍的目光。

    “你去給老子審呂開山和田立成?”谷振龍沉聲說道。

    開什么玩笑?

    方不為嚇了一大跳。

    自己都還是嫌疑人呢,谷振龍竟然讓自己干審查別人的事情,審的還是特工總部的人,他怎么想的?

    谷振龍是想到了那一晚在特務處,他親眼看到方不為審訊田立成的經過。

    還有方不為在抓捕江右良之前,從江右良嘴里套出的那些話,以及他事后對整個案情的推斷。

    事后證明,方不為推斷的和事實沒有一絲的差錯,給谷振龍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像。

    所以他才想到了這個主意,想讓方不為把泄密的人揪出來。

    谷振龍這樣安排,讓馬春風和賀清南也吃了一驚。

    方不為想都沒想,就直接搖頭。

    他無所畏懼的迎上谷振龍憤怒的眼神,朗聲解釋道:“讓卑職去審,只會起反效果……”

    呂開山和田立成不但對他方不為恨之入骨,更成了驚弓之鳥。一見方不為,只會生出更大的戒心,怎么會乖乖的配合審查?

    方不為也說了他在中午的時候,去了特工總部要求協助調查的事情。

    到了這種地步,一個的步少綱已無足輕重了。特工總部被燒的焦頭爛額,自身難保,哪里還有功夫找特務處的麻煩?

    方不為覺的也沒必要隱瞞了。

    “你倒打的是好算盤!”谷振龍瞪著眼睛罵了方不為一句。

    他一聽經過,就知道方不為想要干什么。

    看來呂開山和田立成真的是被方不為嚇怕了。

    方不為的解釋合情合理,谷振龍略一沉吟,便做罷了。

    賀清南腫著半張臉,看著馬春風,恨不得把牙齒都咬碎了。而馬春風就像是老僧入定一般,目不斜視,神色淡然。

    再看谷振龍見誰都想找點茬的樣子,方不為覺的自己繼續待在這里,實在是不合適。

    “司令,要是沒什么吩咐的話,卑職也去接受審查了!”方不為問著谷振龍。

    “滾!”谷振龍一聲暴喝。

    方不為逃一般的跑出了辦公室。

    谷振龍的副官張永昌就站在門邊上,隨時等著谷振龍的吩咐。

    辦公室里的對話,他自然聽的一清二楚。

    “你說你不在里面好好侍候著,非要自找著去審查?”張副官聲抱怨著方不為。

    方不為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低聲對張副官說道:“永昌兄,你就沒看到賀主任的臉是腫著的么?”

    谷振龍已經被氣的快發瘋了,說不定下一刻就會崩潰,方不為可不想待在里邊,受池魚之殃。

    張副官撇了撇嘴,但再沒有多嘴。

    他跟著谷振龍也不是一年兩年了,怎么會不清楚谷振龍的秉性。

    三個人里邊,馬春風挨打都有可能,但方不為,絕對不會!

    “要不我給你安排個房間,你先待一會。司令找你的時候,我再叫你?”張副官又問道。

    “還是算了吧!”方不為擺了擺手,“別人怎么樣,我就怎么樣。你在這里也離不開,你給我指一下審查的地方,我自個過去!”

    張副官暗嘆了一口氣。

    明明知道谷司令壓根就沒懷疑到他,方不為卻還是如此的謹慎?

    本應該是意氣風發的年紀,張副官沒有從方不為身上看到過一絲得色,反而處處都透著穩重睿智。

    方不為這種人,就活該谷司令喜歡他。

    “上去之后,你找劉處長便可!”張副官指了指樓上。

    原來所有人就在這幢樓里接受審查。

    方不為道了聲謝,自個上了樓。

    不但樓梯口有警衛,連每個房間門口都有兩個背著槍的士兵,可想而知審查的規格嚴格到了什么程度。

    負責審查總事務的劉處長是一位少將軍官,方不為不認識。但想來便是憲兵司令部督查部門的長官。

    方不為說明了來意之后,劉處長很是看了他兩眼,然后親自對他進行審查。

    方不為猜測,對他之所以這么高的規格,也是因為從保密方面考慮的。

    所有知情人當中,就數方不為知道的最清楚,連谷振龍都比不上他。

    審查過程當中,自然是劉處長問到什么,方不為就回答什么。劉處長不清楚的地方,方不為也不會多嘴。

    但劉處長越問卻越心驚。

    整個案子,所有的線索和疑點,竟然都是方不為找出來的。從檔案當中也可以看出,方不為事先推測的每一點,事后都得到了證實。

    還有方不為與特工總部之間的沖突細節,以及方不為親自抓到了江右良的細節。

    把這幾樣一結合,劉處長竟然直接愣住了。

    世間竟然真有這樣的人物?

    這他娘的不會是包公和關公一起復活,都投到了一個娘胎里去了吧?

    檔案當中記載的東西,自然不敢有人做假,劉處長越想越心驚,看著方不為,連著倒吸了好幾口冷氣。

    這他娘的才多大歲數?

    之后再問話的時候,劉處長連口氣都客氣了好幾分。

    審到一半的時候,劉處長就不問了,心里甚至在腹誹著,司令是不是老湖涂了,把這樣的人也抓來審問?

    方不為要是內奸,何必為這個案子費這么大的力氣,甚至連命都不要了?

    劉處長不明所以,專門跑到樓下,去找谷司令了。

    結果直接被谷司令給轟了出來。

    出了門之后,張副官才給他說了原委,劉處長才知道,合著這位是為了避嫌,自個跑來要求審查的。

    回到審問室之后,劉處長直接和方不為聊起了家常。

    他想知道,方不為是如何從浩瀚如云的信息當中,找出最為關鍵的線索的。

    還有像田立成這樣的老特務,劉處長想想都覺的棘手,竟然也讓方不為三言兩語的就審了下來?

    兩個人開始討論查案以及審訊的方式方法。

    這正好撓到了方不為的得意之處。

    前世的時候,方不為最喜歡干的事情,就是給年輕警員上課。

    看著劉處長看向自己的眼神,方不為想起了前世上課的時候,那么多的美女警員,以及極個別的帥哥看著他一臉崇拜的樣子,心里倍兒爽。

    兩個人越聊越嗨,甚至當場分析起了案例來。

    張副官推門進來的時候,這兩個人湊到一塊,正在一條一條的交流著經驗呢。

    張副官沒空多想,先給劉處長打了聲招呼,又對方不為說道:“司令找你!”

    方不為意猶未盡的站了起來,沖劉處長抱了抱拳:“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卑職受教了!”

    方不為發現,對于如何審人,劉處長還是非常有經驗的。

    “哪里話?”劉處長也是一臉佩服,“真是英雄出少年,我也是受益非淺!”

    這個樣子,反倒把張副官給嚇了一跳。

    劉處長還不清楚谷司令對方不為看重的事情,

    那這一出是怎么回事?

    看方不為跟著張副官出了門,劉處長轉了個念頭,也跟著下了樓。

    張副官和方不為都以為,劉處長是有什么事情要找谷司令匯報。

    方不為進了辦公室以后,才知道,谷振龍找他,是要讓他把步少綱押到憲兵司令部來。

    知道特工總部有內奸的時候,方不為就想到這一點了。

    谷振龍現在想不重視步少綱都不行了。

    方不為應了一聲,領命而去。

    方不為出來之后,劉處長又走了進去。

    “審出來沒有?”谷振龍還以為劉處長是來匯報了。

    “正在審!”劉處長回道。

    “那你跑來干什么?”谷振龍眼睛一瞪。

    和自家長官相處慣了,劉處長一點都不怵,自顧自的說道:“司令,卑職請求,把剛才那位方組長,調到我督查處來……”

    馬春風的臉色頓時黑的跟鍋底一般。

    這他娘的還有完沒完了?

    谷振龍也直接被氣笑了。

    這他娘的問題沒有審出來,倒把人才給審出來了?

    劉處長又說道:“卑職發現,這位方組長雖然年輕,但對查案審訊很是精熟,一些觀點和方法獨辟蹊徑,就連卑職也不得不佩服……”

    “他讓你佩服的地方多了去了!”谷振龍一聲冷笑。

    劉處長心里一喜,還以為谷振龍是答應了,剛要說話,卻迎上了谷振龍滿是寒霜的老臉。

    “給老子滾出去!”谷振龍怒喝道。

    知道司令是真的發火了,劉處長不情不愿的出了辦公室。

    “真當老子是老眼昏花了……”

    出了辦公室,劉處長還能聽到谷振龍的怒吼聲。

    站在門口的張副官看了看劉處長,又耷拉下了眼皮。

    你以為司令就沒打過這樣的主意?

    人家方不為連兵都不愿意帶,一心只想著抓日本間諜和漢奸,豈能跑去跟著你去搞哪門子的督查?

    因為這事,司令的火氣才剛剛被方不為巧施妙手給化解了,你再來這么一出,不等于是在傷口上撒鹽么?

    也就是有外人在,怕丟了自家臉面,不然司令非捶你一頓不可。

    最快更新,無彈窗請。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12/12453/754024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