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其他小說 > 一世婚寵 > 第428章 花我的錢,做你的人情

第428章 花我的錢,做你的人情

推薦閱讀:混子的挽歌一昭升仙山溝知萬界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我的絕美老婆歡喜農家科舉記植魔師花間高手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無敵副村長

    容徹自然知道她不想聽。

    只是既然話已經說到這份上了,他也沒什么好隱瞞的。

    “昨天她過去說……她被人,”容徹還是有些猶豫,且這種話,由著他一個男人說出口,他總覺得有些難以啟齒。

    慕云好歹也是經歷過幾十年風風雨雨的人,見容徹由于成這樣,多少也能才出來些。

    “查出來是誰做的了嗎?”

    容徹眉眼不耐煩的擰了擰,隨即,沉舒一口氣,才緩緩開口:“沒查!”

    慕云有些意外。

    容徹雖然看起來疏冷,但總得來說,卻不是那種骨子里極其冷漠的人,什么事情能做,應該做,他都清楚的。

    秦瑤既然已經找上門來了,那么即便是換個人,或者是慕云自己,也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

    但容徹現在卻說……

    慕云略有些不明白,轉頭看向別處,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又轉頭看向容徹:“這件事情,清歡知道嗎?”

    “秦瑤過去的時候,歡歡才剛忙完工作,我原本已經睡了的,是歡歡讓劉媽去叫的我。”

    慕云:“……”遲疑了好一會兒,才后知后覺的點頭:“哦,那清歡……”

    她原想說做的對不對的,但轉念一想,也沒什么對不對的吧?

    以秦瑤對林清歡的態度,以及之前的那些事情,她就算是不讓容徹出來見秦瑤,原本也是理所應當的。

    有時候慕云就在想,即便是到了她這樣一個年紀,也算是看慣了是是非非,但對待自己愛的人,未見得會有林清歡這樣淡然自若的冷靜與理智。

    然而這樣想著,又不由得轉向看了一眼容徹。

    大概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心里才會如此不痛快吧。

    男人啊。

    說白了就是貪心不足,總是希望自己的女人在該粘人的時候粘人,該冷靜的時候冷靜,隨時隨地能懂自己的心思才好。

    但真當他身邊的女人如此時,他又難免會有覺得無趣的那一天。

    容徹這孩子,還是有些他爸爸的遺傳基因,只不過是遇到了林清歡,又經歷了那么多的事情,痛的太久了,所以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他都可以忍耐著。

    所以,慕云也算是心知肚明了。

    深舒一口氣,繼而又道:“那秦姐現在怎么樣了?”

    “不知道。”容徹也沒什么好隱瞞的。

    慕云:“……”有些意外,但總覺得又是情理之中的:“那她自己知道該怎么辦嗎?”

    “我原本是讓歡歡打電話給祝卿聞的,但她不讓,說是不能讓別人知道。”說這話時,容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眉眼我斂著,輕慢的轉頭看向別處,繼而,語氣緩緩的:“她自己都是那么想的,我能有什么太好的辦?”

    說著,沉舒一口氣,又補充了一句:“而且,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到底該怎么做,應該不應我來教她吧?”

    慕云淡笑著點頭:“恩,也是。”

    只是,就跟容徹當時的反應是一樣的,想不明白:“那你有沒有想過,她既然不想讓任何人知道,為什么還要在大晚上的跑過去找你?”

    “我說了自己該說的之后就去臥室了,歡歡在下面或許也有跟她說什么吧?沒聽太清楚,但聽起來,秦瑤的情緒很激動。”

    “那應該是清歡知道秦瑤大半夜的過去是為了什么了。”慕云心里了然,但同時,面上明顯有些不太高興。

    容徹對此也是心知肚明:“她還能是為了什么?”

    慕云沉舒一口氣,低沉的語氣里捎帶著些許不悅:“這個秦瑤啊……”

    “她自己作死,還總希望別人留有余地!”容徹對她,已經極其不爽了。

    以前還總覺得能相安無事就好了,現在……

    怕是再不盡快解決,他與林清歡,這輩子都不可能安穩。

    然而慕云卻另有擔心:“那這件事老爺子那邊……”

    “我還沒跟他說,不知道秦瑤會不會去找老爺子。”容徹這段時間少去老宅,跟老爺子見面更是少之又少。

    秦瑤那邊自說自話的說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但這件事情若是不處理了,搞不好以后會弄出什么麻煩。

    然而,容徹也有他的顧慮:“但終歸還是要知會一聲老爺子的,我暫時還不想見他,您有時間的話,回一趟老宅,找個合適的機會跟他說一下吧。”

    “那你就不怕這件事終究還是落到你頭上?”

    “不會的。”對此,容徹還算透徹:“老爺子縱然有那個想法,爸那邊也不會同意的。且不說我現在不負責容氏集團在商業上與各界的往來,軍區那邊到底還沒有把我踢出去,他沒那個權利要求我去做那些事情。”

    “話是這么說……”

    關鍵是老爺子現在還在世,容家到底還是老爺子說了算。

    公事上來看,老爺子的確沒有命令容徹去做什么的道理,但從家庭角度而言……

    如果老爺子偏要把這件事情推到容徹身上,慕云并不覺得容東臨那邊有反對的余地,再加上,容東臨也沒幫容徹的理由。

    他現在……

    一門心思的想要做自己的事情,甚至想要把容徹拉進去。

    容徹現在這個樣子……

    可能堅持不去手術,也有這個原因吧?

    然而想到這些,慕云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他的眼睛。

    他玩兒麻將牌的時候多是用手摸牌,視線雖然垂在手里的牌面上,但你也說不準,他到底是看出來的,還是摸出來的牌面。

    然而,也只是一瞬間,很快慕云便又將視線移開。

    她跟容徹的關系,一直都這么不冷不熱的,倒也不是好不起來,而是不知道該怎么熟悉。

    索性,現在他有他的家庭,有他想要照顧的人,她這邊也沒老到事事都要人照顧的地步,即便有一天真到了那種地步,她都已經想好了,請些個護工來照顧,容徹他們偶爾帶著孩子過來跟她說說話,就行了。

    所以有些話,她不是不能問,而是不想問。

    由著他去好了。

    默默的,好一會兒,才又接著道:“秦瑤的事情,宜早不宜晚,你要是沒什么事情的話就早些回去,我就不在這兒陪你們倆個了,正好回去陪老爺子吃個晚飯,做晚輩的,總是要把自己改盡的孝心做到了,才能心安理得一些。”

    容徹不由得嗤笑一聲:“好,我下次盡量帶歡歡一切回來。”

    慕云:“我可沒說什么啊。”

    容徹笑而不語。

    這還叫沒說什么?

    就差直接說林清歡不愿意搭理她這個做婆婆的了吧?

    “她主要是工作忙,這兩天在幫晨哥做一個項目你也知道的,已經拖了很長時間了,一直在忙,沒時間。”

    慕云卻一再強調:“我的確是什么都沒說。”

    容徹:“……”

    牽扯了下唇角,若有似無的笑著:“好,您什么都沒說。”

    慕云:“……”

    深呼一口氣,隨即解釋道:“我說的是你!”

    容徹:“恩,好。”

    “……”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繼而,又繼續道:“原本就是,我也不是她親媽,對她也算不上好,她原本就不需要應承我太多,情面上過得去就好了。”

    “就是你!”

    對此,容徹也沒什么好反駁的,只是覺得自己有必要說一句:“歡歡不是那種任性的姑娘,她知道該怎么處理你跟她之前的關系,再者,我覺得她跟你一定不會那么記仇的。”

    跟他,那就不一定了。

    然而慕云對此卻并不在意:“記仇也無所謂。”應該的。

    慕云自問自己算得上是個開明的婆婆,但在容徹與林清歡剛結婚只處,她的確不太接受林清歡。

    大概真的是年紀大了,她現在比較信奉因果。

    之前的冷淡是因,現在林清歡的疏離與謹慎,就是果。

    所以……真的也沒什么好在意的。

    但容徹還是堅持道:“下次她會過來的。”

    慕云:“……”

    覺得再說下去,也沒什么意思,便由著他去了。

    她這邊讓家里負責照顧她的傭人收拾了下,就去老宅那邊去了。

    至于容徹跟容思源,就隨他們去,反正也是自己家的孩子,無所謂周到不周到的。

    容徹也沒在慕云哪兒呆很長時間,等容思源把手上的正在畫的油畫畫好之后,便回別墅了。

    一路上,容思源都在拿著那副剛畫好的話看。

    容徹默不作聲的轉頭瞥了一眼,然后才道:“是要送給林清歡的嗎?”

    容思源:“啊,是啊,說起來,我也有好久沒送過林清歡東西了,這個就先送過去,等改天看到什么好東西,買下來給她就是了。”

    容徹:“……”冷笑一聲,隨即道:“呵,是,花我的錢,做你的人情。”

    容思源:“……”

    可憐巴巴的,好一會兒,才補充道:“我以后會還給你的。”

    “那就等你還得起的時候再說吧。”

    有什么好東西,我還不會自己買嗎!

    用得著你在這兒獻殷勤。

    容思源覺得無所謂,隨便他怎么說,他的錢還是要花的,東西也是要送的。

    至于還不還得起,以后再說咯!

    然而,別墅那邊。

    他們回來之前,林清歡便已經開車出去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12/12715/76435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