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樹妖

推薦閱讀:混子的挽歌一昭升仙山溝知萬界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我的絕美老婆歡喜農家科舉記植魔師花間高手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無敵副村長

    【001:正文】5:樹妖

    “蘇臨安……”牧錦云看著現在的蘇臨安,覺得她好似長了條尾巴,都快翹上了天。

    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女魔頭,但說起來,撇開之后不斷地斬殺那些追殺她的所謂名門

    正道,她根本沒有殺過無辜之人,在山上時,更是個無憂無慮天真爛漫的少女,如

    今,從前心性才一點兒一點兒的暴露出來。

    她單手扶著他的肉身,腳下輕輕邁步,卻能完全跟上橋面延伸的速度,每一步都落

    到了斷橋的邊緣。

    實力強橫,今非昔比。

    微微揚起的下巴和若有若無的笑容還有眼睛里藏不住的得意,像只偷到了魚干的

    貓,又像是公孔雀,迫不及待地打開尾扇,優雅又矜持地炫耀自己的一身華羽。

    實力遠超自己,她一定很開心。

    牧錦云并不覺得嫉妒和失落,她高興就好,當然,他也得奮起直追,否則的話,若

    她看到一個更好看的人被勾走了,他豈不是都沒辦法把她留住。

    牧錦云心里頭霎時有了危機感,他元神返回自己肉身,眉頭瞬間擰起,形成了一個

    的八字。隨后牧錦云異常虛弱地往蘇臨安身上一靠,半個身子都靠在她身上,

    微顰著眉頭在貼上她的瞬間展平,啞著聲音說:“疼。”

    說話的時候彎著腰,像是把呼吸都埋在了她頸窩里。

    呃……

    牧錦云心態調整得極快。

    在實力不夠的時候,他便只能改變一下路線了。只不過他現在不能多說什么,本來

    身體就虛弱,蘇臨安身上的味道還格外的難以適應,他怕他被熏得迷糊,無意識說臭。

    她的氣息越來越讓他難以適應,恨不得立刻遠離她,然身體的畏懼和厭惡本能,卻

    總是能夠被他的意志力所克服,從噬心蠱開始,他都已經習慣了。

    明明難受得幾乎窒息,他依舊緊緊地拽住了她的衣角。

    牧錦云索性閉眼,扯著她的袖子顯得憔悴又可憐。

    蘇臨安:“……”

    變態突然示弱,她心中五味雜陳。明明還是熟悉的眉眼,陡然沒了戾氣和鋒芒,

    就像是突然換了一個人。

    看起來軟綿綿濕漉漉的,又乖巧又可愛,像以前她在山上養的擁有一絲白澤血脈的

    羊羔,真想捏他兩把,摸摸他的頭。

    有點兒心疼吧,又有些得意,總覺得風水輪流轉,你也有今天,扭頭看一眼,看到

    他蒼白的臉色和微微濕潤的眼睛,那股子得意又俱都消失了,對上那么一張脆弱的

    俏臉,她自己心臟都好似被擊中了一樣,這會兒連連出聲安慰,并道:“堅持一

    下,現在斷橋重鑄我得盯著,等橋連通,我再幫你。”

    “嗯。”輕輕一聲嗯,像是羽毛一樣柔軟,撓得她心里頭癢得慌。

    心癢,手更癢,在他的腰部上輕輕掐了一把,蘇臨安覺得自己現在就像個女色魔,

    原本有那么一絲心虛,只不過轉而想到以前他經常無視她的意愿親她,還有過拿生

    命要挾她的行為,動輒我要殺了你,那點兒心虛頓時煙消云散。

    “反正你打不過我,我想怎么調戲你就怎么調戲你,你還不是只有乖乖受著。”

    正這么想著,就聽到他又輕輕哼了一聲,蘇臨安連忙調整了一下姿勢,讓他靠得更

    舒服一點兒,并用靈氣心將其護著,就怕斷橋上的血氣和竹林里漏過來的罡風讓

    他不舒服了。

    一邊注意斷橋和竹林,一邊關注牧錦云,還得分出心神照看一下七星城,她發現梅

    城那邊狀況不斷,墮落武者和血緣蟲入侵,梅城武者毫無準備,沒有城主和守護靈

    木,他們猶如一團散沙,一座城很快就會淪陷。

    蘇臨安身為神族,女王之女,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城池的武者全部被血緣蟲寄

    生,最后淪為理智全無的怪物,若是不加以制止,受到威脅的不只是梅城。

    因此她還得將自己的血灑向梅城,試圖驅趕血緣蟲,這等長距離的施法,到底讓她

    變得疲憊了許多。

    她護著牧錦云往前走,又走了一段路后,前方竹林徹底崩潰,而腳下長橋則終于連

    通了通往修真界的那一處裂隙,激活了那里隱匿的陣法。

    血色長橋,終于再次打通了域外和修真界的壁壘,然而就在橋面連通的瞬間,橋的

    那一端劇烈晃動,大量封印被瞬間激活,無數金光冒起,組成一柄柄長劍,兇戾劍

    陣頃刻間形成,萬千劍意齊發,猛地劈向了長橋。

    是了,斷橋重鑄,連接修真界的地方依舊是原來那一處,他們沒辦法改變裂隙位

    置,而那處地方,必然會設下層層封印,他們那么忌憚天魔,對于天魔曾出現的通

    道,絕對是重兵把守,層層鎮壓!

    幸好,現在的她也不是曾經的她。

    在域外都能當得上天下第一,到了修真界,更是宛如天神降臨,區區封印,根本不

    值一提。哪怕那兩個儀主同時出現,她也渾然不懼。

    然就在這時,牧錦云突然出聲道:“不好。”

    他現在的肉身是從神皇血肉里凝聚而成,比蘇臨安更能清楚地感覺到橋面狀況,他

    很清楚,新鮮補充的血肉跟原來的神皇畢竟不同,這橋雖然是連通了,卻根本支撐

    不了多久,血肉有排斥作用,橋面馬上就要分崩離析了。

    也就是說,他們沒有退路,必須立刻沖向修真界,哪怕前方有無窮無盡的封印,等

    待他們的是修真界最強大的修士,他們也必須往前沖,否則的話,他們很可能迷失

    在無盡虛空當中,甚至被裂隙的風暴撕成碎片。

    這條通道本就處于不穩定的裂隙當中,是神皇血肉將兩個原本距離遙遠的天地連接

    在了一起,相當于超了一條近道,而一旦這個近路崩潰,他們就處于不穩定的裂隙

    里頭,斷橋崩潰還能引起裂隙崩塌,撕扯的力量比無盡虛空的罡風還要強烈百倍千倍。

    當初他能通過藏在肉身之中,勉強從修真界堅持到了域外,那也是運氣好元神一直

    被蘇臨安滋養著,最后又被蘇臨安所救才僥幸撿回一條命,而現在的情況,比那時

    候更兇險。

    當年的女王都需要這座橋才能從域外來到修真界,現在的蘇臨安雖然強,卻遠遠不

    及女王,因此,他們必須在橋斷,裂隙未崩塌之前,進入修真界!

    “你在做什么!”

    牧錦云看到蘇臨安竟沒有及時離開,反而繼續將血液灑向域外城池,并將頭發割斷

    一大截,直接塞到了之前橋下的松竹劍身上,把松竹劍和另外一個男人用一股巨力

    推開,遠離了斷橋。

    生死關頭,她還在惦記別的男人!

    牧錦云眼眸一沉,瞳孔都微微一縮。

    蘇臨安感覺到牧錦云身子繃緊,但她來不及安撫他,而是揚聲道:“松竹劍,把它

    們交給薔薇花靈!”

    橋斷之后,她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返回域外,而現在的域外十分混亂,大祭司的一

    系列布置讓域外千瘡百孔,七星城正處于血緣蟲的威脅之中。

    她的血,只能暫時壓制血緣蟲。

    血緣蟲這種怪物,連當初的神皇和女王都沒有找到徹底解決它們的辦法,就好像這

    種生靈,鉆了天道的漏子,不受天道規則限制一般。

    梅城沒有守護靈木,始終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她希望,曾經幫助過她的薔薇花靈和綠能通過這些白玉煙蘿根須成長起來,成為

    能夠守護一座城池的守護靈木,那樣,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

    時間緊迫,她能做的,只有這么多了。

    松竹劍原本是昏迷狀態,被一聲呵斥給喊醒,腦子還是不太清醒,還未回過神,就

    看到自己手里抓了一把頭發。

    那黑發順滑柔軟,還帶著淡淡的香氣。

    很顯然是女人的頭發。

    他心頭一慌,正要扔出去,就聽到對方喊了他名字后繼續道:“把它們交給薔薇花靈。”

    聽到薔薇二字,他瞬間清醒,一個激靈坐起來,說:“薔薇在哪兒?”

    下意識覺得手里的頭發很重要不敢扔,卻還是強行解釋,“這不是女人的定情信物哈……”

    結果就看到旁邊一個男人怔怔盯著他手里的東西看,滿臉都寫著震驚,“頭發變成

    了樹根?”

    山秋棠喃喃道:“原來,她是樹成了精呀。”

    萬年樹妖

    ——蘇臨安。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12/12717/76446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