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靈異小說 > 御前心理師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當代孟德爾

第一百一十三章 當代孟德爾

推薦閱讀:混子的挽歌一昭升仙山溝知萬界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我的絕美老婆歡喜農家科舉記植魔師花間高手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無敵副村長

    ,最快更新御前心理師章節!

    兄妹倆各自放了手里的東西,一起來到院中。

    被黑布包裹的大鐵籠有半人高,看起來大小足能裝下四五個成年人。

    柏奕拆開牢牢系緊的繩結,輕輕揭開了黑布的一角,露出里面光滑黑亮的大鐵籠子來。

    “可惜這些鐵籠子都是焊死的,拆不開。”柏奕嘆了一聲,手輕輕摸了摸裝兔子的鐵籠子,“不然真是可以直接拿來用。”

    柏靈低頭往里面望去,立時睜大了眼睛——鐵籠里竟全是清一色的白兔,每一只看起來毛色都很好,紅眼睛長耳朵……真是像極了過去實驗室里的常見品種。

    “這些兔子你都是哪里搞來的?”

    “都是專門養出來的。”

    “你養的嗎?”

    “當然啦。”柏奕拍了拍胸口,“是不是很厲害。”

    柏靈一下笑出了聲,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但你……你怎么?”

    她一下有些卡殼,不知道該怎么問下去。

    很早之前柏靈就發現了,柏奕和自己一樣,在來到這個世界的數年之后依然有著同樣的不適應。

    只不過相較于自己的佛系,柏奕的動作要大得多,也激烈得多。

    他拼命地去找自己在這里的位置,讀書、做工、做小生意……

    但除了學廚這件事堅持了兩年,且看起來他似乎確實樂在其中、能一直做下去之外,別的幾乎都沒有超過三個月。

    不過這并非因為柏奕不能吃苦,只是在某些問題上他始終有自己的堅持。

    比如他無法接受這里所謂儒學八股的那一套說辭,厭惡這里對技術與計算的輕視,所以不論換了多少家私塾,他和那里的教書先生永遠合不來;

    比如他無法接受這里近乎包身工的長工制度,簽了契約從此吃住都在主家,一天下來除了兩餐飲食和短暫的睡眠,其他時間要么在干活兒要么在待命,全然沒有自己的時間;

    又譬如……

    這樣的事情太多了,在反復的撞擊里,他的一些棱角確實被磨平了,但柏靈能夠感覺到,他心底的某些地方,也變得比從前更加堅硬。

    比如他幾乎對自己過去的職業完全地避而不談,一切的話題之中,他獨獨把這一份框定隔絕,從不與人言說。

    但柏靈看得出柏奕心底的在乎——這如同一種精神上的潔癖,正是因其避而不談,反而能看出這件事在他心里的地位。

    但誰能想到他會一個人在百味樓里養起兔子來呢?

    又或者說,這兔子只是冰山一角,在某些柏靈也沒有看到的地方,柏奕其實用自己的方式,對過去進行了某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追思?

    柏靈歪著頭,看著柏奕的目光愈發復雜了起來。

    柏奕臉上帶著笑,繼續說道,“我剛到百味樓的時候管了一會兒后勤,那時候每天養雞喂豬,也喂兔子。當時的兔子大部分是灰兔黃兔和花兔,后來有一天我在里面看見了一只剛出生不久的小白兔。

    柏奕接著道,“一般我們會用的兔子種類都是新西蘭兔和日本大耳兔……你知道嗎前者就是最常見的那種小白兔,后者耳朵特別大,特別厚。”

    “聽過。”柏靈輕聲答,看著柏奕略略有些興奮的模樣,她認真地點了點頭。

    “我當時看到那只小白兔的時候整個人都驚了,因為它看起來和我過去養過的新西蘭兔真的很像。”

    柏奕望著籠子,眼里有些溫和的笑意,“后來我就拿花兔黃兔還有灰兔那只兔子配種,這樣往后第三代一般都會出一兩只白兔。兔子繁殖得快,一兩個月就能生一窩,等白兔基數起來了,再用不同祖輩的白兔繼續配種配下去,得到的就都是白兔了。”

    “是當代孟德爾了。”柏靈由衷地拍了拍手。

    這夸贊讓柏奕非常受用,甚至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當然白兔賣出的價錢是普通兔子的十倍,不然百味樓也不會準許我這么一直玩下去。”柏奕輕輕地補了一句,“這地方的人好像見著白的什么東西就喜歡拿起來當祥瑞。”

    說到這里,兩人都同時陷入沉默。

    因為韋十四的影子不約而同地在這時闖進了他們的腦海。

    柏靈低頭一笑,忽然拉起了柏奕的衣袖,“你過來,我這幾天在宮里學了一些新本事,今天剛好你在,我給你看看手相。”

    “但我現在這里的事情還沒做完,要不你再等我——”

    “你還有一整天時間干活兒呢,”柏靈輕聲道,“我中午之前就要回去了,畢竟晚上宮里還有游園會。”

    柏奕一下明白過來,他兩三下把遮風的黑布又重新蓋在了鐵籠子上,“好啊。”

    “柴房里灰塵大,我們另外找個地方坐坐吧?”

    “好,”柏奕點頭,“那我帶你去前面的小花園。”

    兄妹倆一道往前走,錦衣衛果然在后四五步的距離跟著。

    這是柏靈第一次覺得“視線”這種東西是有實感的,四只冷冰冰的眼睛在后面投過來的目光盯得她有些頭皮發麻。

    相較于別處只是站崗的錦衣衛,守在柏奕這里的這幾人顯然不同——他們顯然受命要盯梢著柏奕的一舉一動,而這些,在柏世鈞那里都是沒有的。

    萬般猜測浮上柏靈的心頭,但她依舊不斷調整著呼吸,讓自己鎮定下來。

    她必須向他確認幾件事,但又不能明目張膽地用英語直接對話。

    這里不比承乾宮,錦衣衛也不是賈公公,到時直接上來,用硬的手段逼問方才兩人都說了什么這種事,他們做得出來。

    柏奕很快帶著柏靈來到他口中的小花園——這里果然不大,且稱之為花園也實在有些過譽了。

    雖然是陽春三月,百花漸開的日子,這里到處都是綠油油的灌木叢,中間立著一個無人的涼亭,上面放著一個棋盤和兩盒圍棋的編織小簍。

    兩人并沒有在涼亭中的石桌邊坐下,而是靠著亭子周圍的一圈木欄靠坐在一塊兒。

    等兩人一坐下,柏靈便道,“把手給我吧。”

    柏奕照著做了。

    柏靈煞有介事地提醒道,“男左女右,另一只手。”

    “哦……”

    柏奕有些不解,但還是接著把左手遞了過去。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12/12722/764972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