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靈異小說 > 花嬌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艾灸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艾灸

推薦閱讀:修改超凡古武狂兵最強贅婿總裁爹地寵上天大清隱龍豪婿寒門崛起絕世邪神之縱橫異界農家傻女山村小神醫

    那婆子四十來歲,中等個子,白白胖胖的,夫家姓史,說是奉了胡興之命,來給郁棠做艾灸的。

    郁棠好奇道:“我這種情況做艾灸很好嗎?”

    她不好說自己是受了驚嚇,但這個婆子既然是裴家幫著找來的,肯定是知道她的病情的。

    史婆子笑瞇瞇地道:“當然好。不然胡總管也不會急著把我叫過來了。”

    只是裴府的人生病會請自己家養的大夫,看大病會去杭州請名醫,像她這樣,會點無足輕重的醫術的,就只能走村竄戶地討生活了。

    所以史婆子把這次能給郁棠艾灸當成一次改變際遇的機會,不僅對郁棠的態度非常好,還一個勁地推銷自己:“艾灸最主要的作用是可以強身健體,防御一些感冒之類的病。而且我還會針灸和按摩。特別是按摩,我最拿手了。富貴人家的太太姐平時很少走動,時間長了,不免會腹部多肉,還會長胖,有些還會影響生育。多做按摩呢,就能避免這些不利之處,一樣能夠強身健體……”

    她不停地說著按摩的好處,郁棠倒沒有太多的感觸,結果旁邊聽著的青沅卻非常感興趣。在史婆子給郁棠艾灸的時候不僅問這問那的,還問史婆子現在做些什么?平時能不能上門。

    史婆子的本意就是想以后能在裴府討生活,自然是一口應下,還拿出一瓶香露給郁棠:“做了艾灸,身體容易殘留些艾香。有的人很喜歡,有的人不太喜歡。我看剛才郁姐不時地皺皺眉頭,想必不太習慣艾香味。您可以用這個香露洗頭洗澡,可以立刻消除艾香味道的。這也是我自己做的。沒做艾灸的時候也可以用,還有很多其它的味道。我這次來的急,只帶了這桂花香的。您可以先試著用用,看喜歡不喜歡。”

    又送了很一瓶給青沅,還道:“這次來得太急,這還是上次沒有用完的,您千萬別嫌棄。”

    青沅很感興趣地收下了,還把瓶口湊到鼻子底下聞了聞,高興地對郁棠道:“是茉莉花香。”

    郁棠忙道:“給我也聞聞!”

    青沅就把瓶子湊到了郁棠的鼻子底下。

    可能是手藝有高低,不管是史婆子送的桂花香露還是這瓶茉莉香露,都不如之前徐姐送給她的香露聞著讓人舒服。不過已經很好了。

    郁棠夸了又夸。

    史婆子臉上笑開了花,道:“做了艾灸一時半會不能沾水,怕寒氣進了身體里。你過一、兩個時辰再洗澡洗頭。”

    郁棠應了。

    青沅忙去幫著郁棠看了記時的漏斗,叮囑青萍記得時間到了提醒郁棠。

    青萍笑盈盈地稱“是”。

    史婆子就趁機給郁棠講起針灸和艾灸各自的利弊來。

    郁棠做了艾灸,身上正暖洋洋地,像被燙斗熨過了似的,異常舒服,懶洋洋地,也就倚在大迎枕上聽史婆子說著閑話。

    法堂那邊,無能大師的講經會也差不多接近尾聲了,正在請各位香客提問,解答香客們的困惑。

    裴宴不動聲色地伸了伸腳。

    這無能大師也就是虛名在外,哄哄那些沒有見過世面的老太太了。

    他看了陶清一眼。

    發現陶清無聊得都要睡著了。

    他不由暗暗哂笑。

    大家為了這次魏三福和王七保下江南的事,只怕都折騰壞了。

    裴宴想著,心念卻是一轉。

    也不知道姑娘現在怎么樣了?是病怏怏地躺在床上?還是老老實實地在家里看畫本?

    彭十一還沒走,她回避幾天也好。

    正好能讓她好好地休息幾天。

    裴宴腦海里又浮現出那天郁棠癱軟在軟轎上的模樣。

    他突然很想去看姑娘一眼。

    好像只有這樣,他才能真正地放下心來。

    裴宴尋思著要不要找個借口先走,顧曦手中的帕子卻早已揉成了一團。

    剛才大太太讓人帶話給她,讓她晚上和大太太一起晚膳,說是有些日子沒有看見她,想她過去做個伴。

    滿殿的太太、奶奶、姐們都羨慕她和大太太的關系好。可她看見裴老安(人)平靜如水般的面孔,還有在裴老安人身邊服侍的二太太,她心里就是一陣煩躁。

    大太太一個做長媳的,就算是孀居,這種場合,來服侍服侍裴老安人,盡個孝不好嗎?非要躲在靜室里,當自己是個養在深閨的大姐似的干什么?還要把她也叫過去……大太太就不怕別人議論她不知道進退、沒有規矩嗎?

    顧曦不好拒絕,只得笑著應下。

    偏偏二太太還一副關切的樣子對她道:“大嫂這些日子吃苦了。我聽說中午送過去的素心大包她吃了兩個。她難得有這樣的胃口,可見出來走走還是好的。我已經叮囑廚房等會兒多送幾個包子過去。你陪大嫂吃飯的時候也幫我留個心,看她還有什么喜歡吃的。下次我也好交待廚房一聲。”

    顧曦笑著曲膝給二太太行了個福禮,心里卻腹誹著大太太,同樣是妯娌,看看人家二太太,多會說話,把幾個老安人哄得多好。

    難怪大太太那邊常被人說三道四地了。

    不會做人,在大家族里就會這樣。

    她辭了武姐,去了大太太那里。

    誰知道大太太叫她來,卻是想打聽郁棠的事:“聽說還安排了醫婆給她艾灸。這個郁姐,什么來頭?聽說她從前還和你一起住過,你了解這個人嗎?”

    在她看來,如果裴宴能娶這樣一個姑娘就好了。

    這樣一來,裴宴就得不到妻族的支持了。

    顧曦聽了心里就有點不高興,想著我之前讓你去盯著郁棠你不盯,現在發現裴宴這么重視郁棠,想打聽郁棠的消息了,還得要我幫忙。

    她恭敬地道:“郁姐這個人,我也不是很了解。之前我們雖說是住在一起,但也不過是住在相鄰的兩個院子里罷了。郁姐是怎樣的性格,我還真的不太了解。”

    不過,醫婆又是怎么一回事?

    大部分的大戶人家都是不喜歡醫婆的,覺得她們喜歡搬弄是非,壞了后院的平靜。

    顧曦手里的帕子再一次被揉成了一團,她面上卻笑意滿滿的,道:“那醫婆真的是三老爺安排的嗎?老安人知道不知道?”

    如果裴宴是背著老安人做的安排,老安人知道了肯定會不高興的。

    這樣就有很多可乘之機了。

    可惜大太太被裴宥慣壞了,從來就沒有把這個婆婆正經放在眼里,她也就沒有注意到顧曦的用意。不僅如此,她對顧曦什么也不知道還顯得頗為失望,并且毫不掩飾地表現出來了,道:“你在寺里住得還習慣嗎?要不要我派兩個丫鬟過去服侍你些日子?”

    顧曦立刻意識到,大太太這是要借著她的名頭行事。

    她可沒有這么傻。

    一點好處都得不到,還拿自己的名譽白白給別人方便。

    她笑道:“我那邊還好。武姐經常過來,還有宋家和彭家的姐,挺熱鬧的。”

    這就是說,她那邊人很多很雜。

    大太太就更失望了。

    顧曦連飯都不想吃了,草草地喝了碗湯就說飽了,急急地就想告辭,臨時想起來之前二太太的叮囑,她不想在幾位老安人和彭、宋幾家女眷面前失了賢名,又實在是惡心大太太,干脆開門見山地道:“您在這邊吃得還習慣嗎?我聽說您今天中午多吃了幾個包子,明天要不要讓廚房里再多給您準備幾個?”

    昭明寺的素心大包再好吃,大太太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吃過不比這差多少的素心包子,加之她這段時間一直苦惱怎么能讓裴彤回京城去,對這些吃的、住的就不怎么上心,昭明寺的素心大包也就是許久沒吃了,這才多吃了幾口。

    她道:“還好!是我身邊的白芷,說是現在很難吃到昭明寺的素心大包了,想送幾個讓家里人嘗嘗。你明天幫我送一大份過來好了。”

    白芷是大太太到臨安后買的,是臨安人。

    顧曦打聽過大太太身邊的人,自然是知道這個白芷的。想著這個白芷多半是在大太太身邊當差,想趁機顯擺顯擺。

    這也是事。

    誰能做到只奉獻不要回報呢?

    身邊的人也要恩威并施的。

    她笑著答應了,又勉強跟大太太說了幾句話,就起身告辭了。

    郁棠那邊卻歡聲笑語的。

    二太太和裴家的幾位姐都過來了,大家或是問她感覺怎樣了,或是問她還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的,嘰嘰喳喳地正說著,徐姐和楊三太太也過來了,二太太又問了問楊三太太的身體,楊三太太正答著,陳氏端了自家做的點心和糖果進來,說起下午史婆子來做艾灸,二太太和楊太太把青沅叫了進來問話……

    笑聲在安靜的黃昏里傳了很遠,刺痛了正準備回自己住處的顧曦。

    顧曦迎著夕陽,站了好一會兒,突然轉身往裴彤住的地方去。

    荷香嚇了一大跳,道:“姐您這是要做什么?要不,我提前去給大公子說一聲吧?”

    顧曦冷笑,想著今天一天裴彤都像隱形人似的站在裴宣身邊的樣子,她心里就開始冒火。

    她道:“快去!”

    荷香一溜煙地跑了。

    很快,顧曦就碰到快步來迎她的裴彤。

    “出了什么事嗎?”裴彤額頭上有細細的汗,說話的聲音卻依舊很是柔和,“我正陪著二叔父和幾家的宗主在喝茶呢!”

    也就是說,他是從應酬途中臨時出來的。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dgofcj.tw/xs/4/4974/95996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吉林新快3预测8月21日